首页 > 文化 >

微型小说:我不想嫁人 | 作者:黄兴洲

发布时间:2022-11-19 18:16:59来源:网络转载
作者:黄兴洲

 

冯逢今年三十五岁了,早已不是花样年华的季节,她的婚事成了她父亲冯河伯的心病。

 

冯逢大学毕业后选择去云港化工厂就业,那年才二十二岁,年底,她回家过春节时,母亲问她:“逢春,你的对象谈好了吗?都二十大几了,你姨妹的小孩都快能打酱油了,你也该考虑考虑自己了吧?”

 

冯逢对妈说:“正谈着呢,他比我大三岁,是厂里技术员,等确定了关系,明年我把他带家来给你拜年。”

 

妈妈很高兴,暗暗地掉了一阵眼泪。

 

冯逢母亲共生两个女儿,大女儿逢春已招赘在家,生下一个女孩儿。逢春母亲去年就觉着肝部疼,丈夫带她去县医院检查,说肝部长了不好的东西,又去市里医院复查,确定是肝癌。接着就化疗,头发渐渐地脱落,她担心二女儿的婚事,想在离世前看着二女儿成家,走了也能安心。谁知肝癌细胞迅速扩散,没等到逢春把对象带回来她就病危,她不让丈夫告诉逢春实情,就带着遗憾走了。

 

年底逢春回到家,知道母亲已走,哭得死去活来。她的哭中带着对母亲的深深歉意和刺心的情痛,泪水冲刷不掉的情痛。

 

原来,她和厂里技术员薄青对面办公,小薄年方二十四岁,白面书生,身高一米八十五,嘴巴甜蜜。冯逢与他交往了近一年,有了一些感情基础,冯逢身材娇小玲珑,清纯可爱,涉世不深,在一次周日游玩后,进了一家酒店,酒浓心荡,两情相悦开了房。

 

冯逢把身心交给小薄后,心想年底可向母亲交待了。厂里安排冯逢去学习三个月,临行前晚上小薄设宴为冯逢送行,两人喝了一瓶红酒,夜里又住到了一起。

 

三个月学习结束回来,小冯想把已怀孕的消息告诉小薄。谁知,一盆凉水从头浇下,小薄另寻新欢,已与厂长的女儿缠在一起。

 

冯逢哑巴吃黄莲,只好私下去医院做了人流,接受厂里的安排去分厂做会计师去了。

 

这次回家满心伤痛,哭自己的命运多舛,有苦难言,对老父亲的询问无法回答。

 

一晃十几年过去,父亲跟姐姐一家生活,心里总是掛虑二女儿的婚姻,冯逢只是每年的春节在家过三天,年三十回家,初二回厂,一心扑在工作上,对婚姻心灰意懒,任凭周边的同事议论,充耳不闻。

 

三十五岁的女子,年轻的男子看不上她,中年的男子也嫌小冯性格孤僻,年老的都是死过妻子的老头子,小冯不愿屈身下嫁,眼看成了大龄剩女,老父亲愁的唉声叹气。

 

冯逢的姐姐也为妹妹的婚事担心,常和丈夫商量这事。丈夫说,我有个叔伯弟弟今年快四十岁了,搞科研的,成天埋头电脑设计,没顾得上找对象,我大娘也愁急了,我看咱俩给搭个桥试试,或许有缘。

 

姐姐打电话给妹妹说了这个意思,妹妹一口回绝:“我现在还不想嫁人。”不容再说挂了电话。

 

不久,冯逢参加市里一个研讨会,听取一个技术革新设计能手作经验介绍,此人叫孔军,冯逢被孔军优雅的形像,风趣的谈吐,科学的论证精神征服。

 

晚宴时恰巧坐同桌邻边,又是酒逢对手,两人相见恨晚。

 

冯逢听说孔军此时还是单身王老五,问孔军:“你这么优秀,为什么还不成家?”

 

孔军说:“我的心被一个女人伤害过,发誓今生不想娶了。”

 

俩人越喝越有兴致,谈话愈发投机,后勤科长老董对两人的情况也了解,干脆系了一根红线,让这两个破破戒,把“我还不想嫁人”的“不”字去了,把“我今生不想娶了”的“不”字丢了,这两个不字变成两杯喜酒喝下去。

(责编: admin)

免责声明:本文为转载,非本网原创内容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